说起吴芳芳,无人知晓,说她是前浙江军区副政委、少将郭正钢的老婆,国人也许只能将她对上号。然而,这名和郭正钢被军事检察机关一同抓走的吴芳芳,她那贪婪敛财的内幕,国人却不一定全然知晓。

                                  郭正钢的老婆吴芳芳。

吴芳芳其人

     吴芳芳,生于1969年4月,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镇人。吴芳芳的前夫是杭州司法系统的一名资深法官,两人是高复班的同学,“在班里就谈上了恋爱,”熟悉吴过去经历的一位人士介绍说,吴芳芳当年没有考上大学,其前夫考了几次终于考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淳安县法院。上世纪90年代初,吴芳芳和前夫结婚,吴招工分配在桐庐县分水镇医院,她前夫在淳安。两地分居的吴一度想调到淳安千岛湖老家,几经努力,事情有了眉目,但最后功败垂成,“淳安这边医院要她,但分水那边却不放。”吴芳芳一气之下下海创业。两人感情也不错,但时间没有维持多久,吴芳芳与前夫的感情这时出现了问题,自从大儿子生出后,两个人就不住在一起。一星期都不回去一次,有时甚至更长时间,与前夫若即若离间,吴芳芳似乎另有一段短暂的感情。

 

      吴芳芳老家淳安县威坪镇朋村,从小到高中时代,吴芳芳都是在这里度过的。
  吴芳芳军产项目建设方的一位项目经理称,对方是一位20多岁的富阳小伙,给吴芳芳开车。这位何姓小伙后来成为吴芳芳公司的副经理。吴芳芳起初几乎与何谈婚论嫁,但在结识权势更大的郭正钢后,两人遂闹分手。那小伙狮子大开口,要吴给他一部车子,600万元,再在杭州富阳当地造一幢别墅,“这个事情是事实,在工地上的人都知道。”该项目经理称,此时吴手里正好有大量的投资款,吴基本满足了他,小伙的别墅还是吴让项目方的一个老板去给建的。

   2011年11月初,吴芳芳与结婚21年的前夫离婚。

   在商贾大腕云集的浙江,小商人吴芳芳实属籍籍无名之辈。吴芳芳搞军产开发之初,和郭正钢并无交集。那个时候,两人不认识。

  关于郭正钢与吴芳芳结合的内情,似乎也没外人想的那么顺利和风光,其间甚至经历了一番波折。接近吴芳芳圈子的一位商人说,吴芳芳能吹胡侃,善于交际应酬,作风豪放。已近天命之年还常穿红色高跟鞋、超短裙和低胸上衣。郭正钢和吴芳芳一次应酬开房后,就如胶似漆了。2012年,郭正钢结束国防大学进修回到浙江省军区。40多岁的吴芳芳怀孕了,而且要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一天,方水英带着挺个大肚子的女儿吴芳芳跑去省军区郭正钢的办公室,要求郭正钢给个说法。而这时,郭正钢还是有妇之夫,他的前妻是总参通讯总站的干部,也是浙江杭州人,而且郭正钢与前妻还育有一女。方水英要讨个说法,这个说法怎么给,孩子就要出生了,吴芳芳与前夫生育了一个儿子,自己与妻子也有一个女儿,这就违反了计划生育国策,郭正钢又在正当提拔的关键时刻,只有做好妻子和平离婚才是上策,不然仕途就会前功尽弃。至于郭正钢怎样去摆平与前妻很快离婚,不得而知,也许不会忘记他的老爹。

   2012年12月,吴芳芳更名“吴宥萱”与郭正钢结婚,正式成为我军最年轻的70后少将、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的妻子。2013年正月初三,吴芳芳又给郭正钢生了一个儿子。吴芳芳曾在临安市拥有山水湖畔天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往来的商务文件和合同签名上,吴芳芳三个字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名字“吴宥萱”,其住址也改为在杭州南山路148号浙江省军区家属院内。吴芳芳,一个离婚的女人与郭正钢的结合,自然是双方沆瀣一气,内外勾结,贪婪敛财。

             浙江省军区门前对郭正钢的抗议事件

 


   郭正钢,1970年1月出生,陕西省礼泉人。1989年3月参加工作,在职大学学历,少将军衔。现任浙江省军区副政委。

2015年211日晚7时,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临时召集各常委开会。会议时间极短,仅约半小时,议程也只有一项,追加许可最高军事检察院向浙江省人大报送的《关于提请许可对省人大代表郭正钢采取强制措施的报告书》。

   浙江省人大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称,210日上午,省人大常委会就接到了军方提请对郭正钢采取强制措施的报告,人大主任会议当即许可了军方报请的这一事项。10日下午4时,在西湖边浙江省军区大院郭正钢的办公室,“军事检察院的人向他出示了法律文书,让他换上便装、戴上口罩,将其带走。”接近军方的消息人士称。

  有消息源透露,郭被带走当日,军事检察院人员连夜搜查了上城区清波门省军区家属院内郭正钢的家。郭正钢是浙江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在去年年末的军队人事调整中,由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转任省军区副政委,少将军衔,成为大陆为数不多的“70后”将军之一

   当天晚上,军事检察院人员乘坐军用飞机将郭正钢和吴芳芳押往北京。但这一切依然是保密。
  2015年3月2日,反腐大潮又一只靴子落地。军队在这一天披露了14名军级以上干部查处情况,其中,浙江省军区副政委、我军最年轻少将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已于2015年2月由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其妻吴芳芳也被一同抓走。

  这一消息2月10日之后曾广泛传闻,不过,时隔20来天,到农历新年之后才终为官方所证实。

  郭正钢现为少将军衔。早在新年元旦之时,一桩涉及郭家、在浙江省军区土地上的生意就引起了《财经》的注意。


 


                     数百名投资户到浙江省军区门口投诉申告。

  2015年1月1日当天,游人如织的杭州西湖边,著名景点“柳浪闻莺”附近,与西湖仅隔一条马路的浙江省军区大门前,近百人聚集在有节奏地高喊:郭正钢,还钱!”“郭正钢,还钱!”不少游客被叫喊声吸引,过去询问究竟。现场,不少人用手机拍照,不过很快被维持秩序的警察和便衣制止驱散。

  呼喊的人们,大部分是烂尾的杭州中国五金机电城(下称“五金城”。该项目后改名为五金装饰城)商户。元旦事发时,郭正钢还是省军区政治部主任,大校军衔。要到2015年1月14日,浙江卫视《浙江新闻联播》报道浙江省军区召开党委十一届九次全体(扩大)会议后,郭正钢才为外界所知已升为少将。

商户们之所以聚集在省军区大门前,原因有二。一是,建设五金城所占用的土地,属于省军区农副业基地。其二,五金城老板吴芳芳的丈夫即为郭正钢。

                                   

  元旦当天,杭州市和下沙区的官员、以及省军区政治部的工作人员,出面接待了部分商户代表。不过,后来各方协调无果。西湖边的口号声一直喊到傍晚:郭正钢,还钱!”

                         招商5亿元

  据公开宣传材料,位于杭州市下沙经济开发区的五金城是全国工商联指定重点支持项目,国家级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重点引进项目、浙江省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及杭州副城市中心战略发展重点项目。规划占地150亩,总建面积约30万㎡,五层建筑市场空间,每层分为A、B、C、D四个区块,铺位套内面积集中在16至32㎡,由杭州东皇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皇公司”)斥资逾8亿元打造,“汇集五金机电类数十种业态,引入国际先进运营理念,打造集商贸展示、仓储物流、酒店餐饮、信息技术及信息交流等一体的专业化、多业态、多功能、一站式的国际化五金机电集散中心,建成后将是全球五金机电品牌展示中心和流通中心,也将成为目前杭州最大的五金机电类集散中心。”

  2009年12月11日,陈寨潮与东皇公司签订《商铺使用权出让合同》,购买五金城二层A区204号商铺。合同约定,20㎡的商铺价格为37.005万元,开业日期为2011年5月18日,使用期限15年。

  同时,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将商铺返租给东皇公司经营,自市场开业起,东皇公司三年内分别按照6%、7%、8%的投资回报率向陈寨潮支付租金。补充协议同时约定,开业满三年后,陈寨潮可以选择退出,东皇公司全额退还商铺价款。

  像陈寨潮这样与东皇公司签订五金城购铺和返租合同的商户有很多。比如,余爱娜以26.3万元购买了三层C区108号商铺17.72㎡的使用权,詹有顺以24.94万元购买了三层C区103号商铺16㎡的使用权,等等。

 


              吴芳芳在杭州下沙开发的中国五金装饰城。

  不过,到了开业日期,五金城没有完工。2011年5月24日,原定开业日期过去近一周后,东皇公司再次与陈寨潮等人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双方约定,无论五金城是否开业,东皇公司从当年5月18日开始向商户支付商铺收益。

  虽然市场建设进度缓慢,但五金城的招商一直在持续进行。2011年1月2日,余雪仙以26.38万元购买了五层A区016号商铺17.70㎡的使用权;3月25日,汪兴国以24.42万元购买了五层C区160号商铺17.30㎡的使用权……和前面的商户相比,他们获得了更大的优惠:商铺的使用权期限为18年,且无偿续期12年,合计30年。根据同时签订的返租合同,从第四年起,他们每年可以获得不低于总价款6%的收益。

  据不完全统计,五金城招商近2000户,东皇公司收到商户购铺款超过5亿元。

                    无望的烂尾楼

  按照合约,陈寨潮2011年、2012年、2013年都从东皇公司收到商铺收益,三年共计7万多元。但他仍然忧心忡忡。因为到了2014年5月18日已经可以选择退铺的期限时,五金城仍然是一座烂尾楼。

   据商户们叙述,约2011年五金城基本完成主体施工后,后续的内外装修时断时续,到2012年甚至彻底停工。2015年1月4日,在五金城,东皇公司一位员工向《财经》记者承认,五金城之所以烂尾,既有经济大环境的原因,也有经营不好的因素。

  对后势不乐观的陈寨潮于2014年5月29日向东皇公司递交了书面的退铺申请书。

与他一样看不到五金城市场未来希望的人不少,许多商户递交了书面的退铺申请书,要求东皇公司按照合约退铺退款。东皇公司则以资金不足为由,拒绝了商户的退款要求。

  自2014年5月18日起,商户代表与东皇公司进行了超过10次的沟通协调会议,参与者包括浙江省军区和杭州市下沙经济开发区政法委、信访局,以及杭州下沙军地园区管理服务中心(下称军地园区)的官员。

  按照参与沟通协调的杭州市政府官员的说法,之所以请省军区的人员参加,是因为五金城占用的土地原为省军区农副业基地。

  军地园区的介绍显示,其管辖区域为原省军区农副业基地所辖区域,占地面积5237亩,东临下沙街道、南接省武警副食品基地、西临九堡和乔司镇、北接省乔司监狱、少管所,辖区有金茂家居市场、瑞纺联合市场、银沙义乌小商品城、杭州五金机电城、恒大陶瓷建材市场、杭州机床交易市场、杭州木材交易市场、杭州闵发石材工艺品市场等八大专业市场,占地1575亩,总建筑面积211万㎡。同时园区内以富日物流、近江物流、东方海顺、佳吉快运等代表的大型物流企业73家,占地约1153亩,总建筑面积55万㎡。

  浙江省军区后勤部2010年的一份文件批复给省军区农副业基地,同意在不减租金的前提下,延长五金城等四个市场的建设期3年,“首轮合作期从2012年1月1日起算”。以此来看,五金城的租赁开始日期从原来的2009年1月1日,已修改为3年后的2012年1月1日。

  在沟通协调会上,东皇公司的表述是,资金非常紧张,难以按照合约及时、全额退款,需要制定退款计划。

  令商户们失望的是,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东皇公司的退款方案从只退本金不支付违约金和收益,到分三年退款,再到退款打九折。到2014年10月时,东皇公司要求商户90%书面同意退铺或续约才退款80%,但当商户们完成要求时,仍未拿到退铺的钱款。

  部分商户决定采取法律手段。付款718344元购买一层A区190号商铺的何永水,以未按时交付商铺为由将东皇公司诉至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请求解除《商铺使用权出让合同》,返还购铺款并支付违约金13万元。法院2014年5月27日下达(2014)杭经开民初字342号判决书,完全支持何永水的诉讼请求。

  但是直到2015年1月,因为东皇公司账面上没有资金,官司胜诉的商户们也无法拿到退铺款。一些商户开始调查东皇公司的背景,采取到浙江省和杭州市政府、浙江省军区等地上访的方式进行维权。

 

                     同一个老板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东皇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28日,性质为私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3000万元,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吴芳芳和方水英。其中,吴芳芳投资2700万元、占股90%,方水英投资300万元、占股10%。方水英为吴芳芳的母亲。

   东皇公司还是杭州瑞纺联合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瑞纺公司”)的股东,投资1500万元,占股20%。瑞纺公司开发的杭州瑞纺联合市场紧邻五金城,曾经是杭州东部大型专业市场的明星。

  宣传资料称,瑞纺联合市场将建成一个集商务办公、餐饮娱乐、商业于一体的现代化、国际化、智能化、信息化的商务平台,将以其设施现代化、交易国际化、商务信息化领跑于中国轻纺城。该市场总投资约8亿元,规划用地面积86840㎡,总建筑面积约25万㎡,包含22.3万㎡交易区、0.6万㎡商务区和约2.1万㎡的商住区。

  2010年7月28日,瑞纺联合市场试营业。当时杭州本地媒体的报道称,在试营业的启动仪式上,瑞纺公司董事长吴芳芳“实现了把全球30多个国家与地区的100多位采购商吸引到了崭新的瑞纺联合市场里的目标”。市场举办的国际纺织品买家采购订货会有来自美国、英国、法国、马来西亚、印度等全球30多个国家与地区的50多家纺织品企业采购商报名参加,并明确表示将携单与会,预计采购商人数将达150人,采购产品涵盖各种面料、辅料、服饰、家纺、酒店用品等数十种纺织品类别,“带来订单金额将有可能突破千万元”。

  然而,2015年1月4日,《财经》记者在瑞纺联合市场看到的是一片冷清的景象。宏伟庞大的市场空空荡荡,一至三层没看到一家经营的商铺,四楼和五楼只有零星的几家铺面内有人。留守的商户称,除了开业时红火过几天,生意极其不好,基本把这里当作仓库使用。

  商户们说,瑞纺联合市场的销售方法几乎和五金城一样,采取购买再返租的模式。市场没有做起来,很多商户依照合同提交退铺申请书要求退款时,也同样遇到了拒绝退款的情况。

   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2014)杭经开民初字第596号民事判决书裁定,瑞纺公司向商户王仁兴的亲属退还493920元购铺款并支付利息损失12348元。

  瑞纺公司的股东除了东皇公司,还有浙江中轻担保有限公司(占股10%)和杭州坤信有限公司(占股70%)。浙江中轻担保有限公司是上市公司浙江中国轻纺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轻纺城,600790.SH)独资设立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8亿元,系目前绍兴市规模最大的专业担保机构之一。杭州坤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2007年创立时吴芳芳以出资1940万元占股97%。后经股权转让,吴芳芳仍是占股73%的大股东。

         

  生于1969年4月的吴芳芳家庭住址显示在浙江省淳安县千岛湖镇,她曾在临安市拥有山水湖畔天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份协议显示,吴芳芳于2010年将在临安市开发的“桃源居项目”转入东皇公司名下。

  除了上述项目,吴芳芳还曾任杭州四季青面料市场有限公司董事长。

  五金城和瑞纺联合市场的商户们称,这两个市场的老板吴芳芳是郭正钢的妻子,因此有了在军区农副业基地上的生意。

  对于这一说法,东皇公司一位员工则予以否认。她称,2009年吴芳芳开发五金城和瑞纺联合市场时,还不认识郭正钢,在租到土地进行开发后,两人有了工作联系,“是一段美丽的缘分。”

  按《合同法》第214条规定:“租赁期限不得超过二十年。超过二十年的,超过部分无效。租赁期间届满,当事人可以续订租赁合同,但约定的租赁期限自续订之日起不得超过二十年。”因此,军队空余房地产的最高租赁年限为20年。浙江省军区与五金城等市场开发机构签订的合作期限设定为18年。但东皇公司2011年后与商户签订的合同及补充协议中,约定的使用期限高达30年。这一点,被很多商户认定涉嫌故意欺诈。


    杭州下沙九堡军用土地上,吴芳芳开发的杭州瑞纺联合市场,也处于瘫痪的境地。
   另外,2014年1月,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军委纪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从严规范空余房地产租赁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新增和续租项目租期一律不得超过5年,现有违规项目一律先停后改、逐项纠治。

   商户们称,五金城共有110多亩,吴芳芳每年需向省军区支付1000万元的租金。他们称,吴芳芳多次对他们声称,做五金城她赔了6000多万元。在与商户的沟通座谈中,吴芳芳曾经承诺,只要把老百姓的事情处理好,尽量挽回大家的经济利益,愿意净身出户。她说,东皇公司已经协调了杭州机电设备公司接盘五金城。

   大部分商户对能否足额退款仍心存疑虑。2015年1月20日的沟通会上,有商户直接询问吴芳芳和郭正钢的关系。吴芳芳没有正面回答,但表示她必须退出,是“因为政治原因不能继续经商”

   就在几天前,1月15日,《浙江日报》的报道显示,郭正钢已由浙江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改任同为副军职的浙江省军区副政委。再前一晚,浙江卫视《浙江新闻联播》中,郭正钢已佩戴少将军衔亮相。(据《财经》尹岳《吴芳芳在军区土地上的烂尾生意》编辑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