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威海蠓子虾酱一口鲜香一世乡情

浏览次数: 日期:2015年5月1日 21:15
图片
2015-03-30 16:20:08    来源: 威海网
三月的威海,春风拂面,乍暖还寒,正是蠓子虾开始结群活动的时候。

磨制蠓子虾酱

  三月的威海,春风拂面,乍暖还寒,正是蠓子虾开始结群活动的时候。在胶东半岛东端,黄海北岸,海岸线绵远悠长,有淡水注入、盐度较低的封闭性海湾,成就了蠓子虾生长的天堂。这些蠓子虾的天堂散落在文登区侯家镇的南厫村、北厫村、西厫村、河杨家村……

  从正月十六到现在,张均璞已经断断续续出海推了8天蠓子虾。他有着和其他60多岁的农村老人一样的外表特征,皮肤黝黑,头上银丝根根,脸上沟壑纵横,笑容淳朴。不一样的是,张均璞接过了家族推虾、手工酿制虾酱的手艺,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丢下。这在河杨家村里,只有他一个。

  为什么不用抓虾、捕虾,而用“推”来描述捕捞蠓子虾的动作呢?其实,蠓子虾学名叫太平洋磷虾,长约8毫米、细如银针,因为体型极小,特别像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一种昆虫——蠓子,久而久之当地人便唤作蠓子虾。也正因为如此,捕捞蠓子虾用的网比蚊帐的网眼还要小。加之蠓子虾喜在浅滩集群出没,所以当地人惯用小推网捕捞蠓子虾,故捕捞蠓子虾就叫推虾。

  说起张均璞推虾的工具,可有些年头了。时间可以追溯到130多年前,大概是清朝末期,那时候张均璞的姥爷正值壮年,靠推虾、酿制蠓子虾酱养活着一大家子人。后来,随着姥爷年事渐高,已经不能使唤推虾的工具,也不再能下海的时候,老人家不忍心丢了这份手艺,决心传下来。

  张均璞的母亲排行第三,上面有两个姐姐,下面是两个弟弟。当时,两个姐姐因为远嫁内陆,不方便经常去海边推虾;两个弟弟中,大的去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小的还不谙世事。就这样,推虾、制作虾酱的手艺自然而然落到了张均璞的母亲手中。

  一天,张均璞的母亲和父亲一早起来收拾停当,就赶去姥爷家领取推虾的工具。刚把工具领回家时是1960年左右,那时候张均璞还只有六七岁大,包括他在内,兄弟姐妹大大小小一共5个人。因为在生产队挣不了几个钱,一家人吃不饱饭是常有的事,大家都巴望着这套推虾的工具以及酿造蠓子虾酱的手艺能够改善一下穷苦的生活。然而,在那个年代,任何搞个体经营的活动,都要受到批评和禁止。不仅没有挣到钱改善生活,连推虾的工具也被没收了。当推虾的工具再次回到家中时,张均璞已经十六七岁了。那时,张均璞已经对推虾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每次从联中(当时的初中)放假回家,他总是缠着父亲带自己下到海滩里推虾。终于在一个星期天,父亲没能拗过他,就带着他下了海。

  “那是非常有戏剧性的一天,上午还阴雨绵绵的,下午天就放晴了。”张均璞回忆着第一次下海推虾的场景,浑浊的眼睛里跳跃着光芒。那天,张均璞结合着父亲的指导,摸索出很多推虾的知识。其中就包括怎么找虾。因为蠓子虾个体幼小,必须在无污染的水质里才能存活。并且,在封闭性的水湾,盐度不高的地方,蠓子虾的数量才够多。

  为了推虾,张均璞吃了不少苦头。由于推虾的工具是两根4米长的竹竿中间接了一个两米宽的网,网布兜长约五六米,竹竿的底部分别绑着一个类似于铲子的东西叫做“网脚”,用来推动水下的泥。这么个大家伙对于首次使用的人来说,是很难操作的。“父亲只在海滩边上指挥我,我力度不均匀,一下就撅倒在水里。”后来,张均璞慢慢发现,不能由着自己的劲儿推,要根据水下的地势情况,“松点,可以顺着地势,贴着地面,尽可能多地捕到虾,紧了就容易推不干净”。

  推完虾,就到了洗虾的环节。“三分推,七分濯。”张均璞说,洗虾比推虾更难,也更加讲究。第一步,筛草,把装满虾的网布兜拎到一米深的地方,用笊篱把水草和青苔筛出来。第二步,静候泥沉底后,用笊篱将虾轻轻推拨到一边。最后,用绳子把洗净的虾“锁”在网布兜的最末端运回家。

  此后,每个周末放学回家,张均璞就带着年幼的弟弟去海湾里推虾,甚至后来到公社的施工队干活时,他都念念不忘要回家推虾。公社组织周围各村抽调部分村民组成“战山河”施工队去米山水库打隧道、修涵洞、埋管引水,一星期有一天假。张均璞特意攒了两个月的假期,一口气回家休了8天。

晾晒虾酱

  别人当他在休息,回家后的张均璞却完全闲不住,拿起工具就下海推虾去了。按照他的想法,干一年苦工,一共3600个工分,按照10分两毛六算下来,一共90多元钱,而推8天虾做成虾酱之后,可以卖到80多块钱。推8天虾能抵一年的工钱,所以即使是步行走40多里路从米山赶到家里,张均璞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张均璞把利用业余时间推虾挣下的钱,偷偷塞到父亲手里,好让他存下来给自己盖房子娶媳妇。

  一套推虾工具传递了三代人,蠓子虾酱养活了四代人。从娶妻生子,到把一儿一女拉扯成人,供两个孩子读到中专,再到为女儿的嫁妆、儿子结婚买车买房以及装修的费用出资十多万元,张均璞除了种地和在工地上打散工以外,收入几乎全部来自酿制虾酱所得。

  提到张均璞酿制的虾酱,无论是周围的邻居还是远道而来的老主顾,无不赞不绝口。史志记载,文登蠓子虾酱始酿于元末明初,酿制工艺一直沿用古老的方式,到目前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张均璞的手艺就是自历史沿革下来的传统酿制工艺。

  为了保证蠓子虾的新鲜程度,运回家之后要首先称重,以把握用盐的比例。称完之后,立即上磨,将蠓子虾磨成糊状。再把糊状的蠓子虾收到平房顶上,摊开晾晒。最后,将晒至即使堆积起来仍然不变形的虾酱放在密闭的缸中自然发酵。“为了保证虾酱的色泽,要赶在夏天麦口之前,把粘稠的虾酱从缸里取出来,摊开用小刮板反复推搅,再晒两三天。”张均璞说,这样反复搅拌是为了让虾酱均匀发酵,同时做到色泽均匀。最后,将搅拌好的虾酱再次放入缸中捂好,随时可以拿出来品尝。

  经过捕捞、酿制,到最后出售食用,周期接近一年。而且,经过发酵酿制的蠓子虾酱,鲜香四溢,历久弥香。

  以前,生活艰辛,家里舍不得吃虾酱。现在,63岁的张均璞每天早出晚归,在海湾里一连泡几个小时都捕不到3斤虾,虽然生活条件变好了,老两口还是舍不得吃,留着给孩子们、亲戚们捎回家。

  蠓子虾酱的吃法有很多种。蘸个小葱,成就最原始的鲜香;生就豆面汤,也为平淡中添加不少“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混上鸡蛋和各种配菜,或蒸或炒,都是为味蕾开启奇妙之旅的最佳选择……

  忆起蠓子虾酱的鲜香,张均璞好像还是第一次品尝时候的表情,充满陶醉。无论生吃还是熟食,永远不变的就是记忆中那份鲜美。

所属类别: 特色美食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关 键 字: 分 类: 搜索范围:  
0

关于信息港  ‖  网站合作  ‖  广告服务  ‖  会员中心  ‖  留言反馈  ‖  在线地图  ‖  社区论坛  ‖  服务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www.haoyunjiao.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好运角信息港 版权所有【后台管理

工业和信息化部经营许可备案 鲁ICP备14026823号-1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631-7827169   在线qq:489295293

好运角旅游度假区|威海成山头|好运角旅游|天鹅湖旅游|好运角信息港|好运角旅游度假区|威海成山头|好运角旅游|天鹅湖旅游|好运角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