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政治战——医疗如何摧毁美国、美国真实债务有多大?

浏览次数: 日期:2013年6月27日 22:02

●美国经验证明:一国国内的政治战、执政能力、执政研究——比军力更能决定国家生存潜力?

医疗如何摧毁美国——美国真实债务究竟有多大?


(转帖) 陈平
  

  【按】: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医疗问题现在已经成为美国财政体系上的吸金黑洞,奥巴马所推行的医疗改革法案举步维艰。
          而当前中国也面临着医患关系紧张、医疗费用居高不下等问题,具有公费医疗的人常随意增多检查项目、药费导致不必要浪费,不考虑为他人节省国家资金

        ◆既然有了美国在医保问题上的前车之鉴,我们应该有所警惕、避免重蹈覆辙……。
        ▲中国医改的真正道路:是由儿童开始培养人民健康养生意识!以减少未来就医、用药数量!

        观察者网就美国的医疗问题,特访谈在美国工作、生活多年的陈平教授,以他的亲身经历和身为经济学家的眼光,谈谈如何看待医疗体制问题上的“美国教训”。
  

  美国真实债务究竟有多大?
  
  观察者网:陈老师,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提起美国的医疗体系的第一印象肯定是“先进”,但是您却曾经提到,医疗是造成美国竞争力下降的因素的主要因素。而我们知道,美国现在面临的最大困难是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那么二者间有什么关系吗?
  
  陈平:要理解美国话语权的来源,可以研究美国政府和学术界在金融和债务问题上合谋造假的能力。美国金融学制造的一个神话,是美国国债的利率是无风险利率。在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可以大印钞票来推行零利率货币政策,发展中国家却不得不提高利率来抵制输入型通胀,这利率的一低一高,当然是有利于西方的金融寡头,打击的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小企业。为什么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可以用低利率发债,发展中国家却愿意接受西方低利率的债券,在于不明真相的民众相信了西方媒体制造的假象,似乎国家偿债的能力是以GDP为标准,而非以政府收入为标准。这是违反经济学常识的。例如,按照荷兰经济史家麦迪逊的数据,中国1900年的GDP为2182亿美元,是英国GDP的118%。但是1901年庚子赔款的数额高达4.5亿两白银,是清政府12年的财政收入,清政府只能要求30年还清。西方列强用炮舰强加给中国的巨额赔款,使中国国力急剧下跌,到1950年中国GDP依然只有1900年的水平。我们下面可以看到,发达国家所谓第三产业的巨大GDP,其中很大部分不代表国家的竞争能力,而是现代病或熵。所以发达国家的名义人均GDP越高,竞争能力可能并不高,偿债能力可能更低。
  
  医疗体制问题,是美国普通公众及政党都非常关注的最重要的议题之一。为什么?因为美国医疗黑洞是美国债务危机的主要原因。依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数据,美国2012年的GDP为15.6万亿美元,公共债务是11.5万亿,占GDP的73.6%。但这个数字只包括“公众”(非美国政府)拥有的债务,主要是外国政府购买的美国财政部债券。如果加上美国州政府的债务,以及美国政府各机构间的债务,其中主要的医疗和社保机构造成的债务,国债数将增加GDP的三分之一,即GDP的107%。而根据美国前里根总统的经济顾问、波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LaurenceKotlikoff2011年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做出的估计,美国目前真实债务为211万亿美元,是当年GDP的14倍,是美国目前年度财政税收的86倍。这个数据与官方数据的差距主要是因为医疗和福利的隐形债务缺口都计算在表外。
  
  美国上市公司的总市值为15.6万亿美元,海外投资4.8万亿美元,但是外债有14.7万亿美元。换言之,假如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用八国联军的办法用武力逼债,美国事实上已经破产了。美国经济仍然能够运行,在于美国武力和美国媒体继续制造美国优越论的神话,使许多国家和人民继续购买美国债券和接受美元。一旦神话破灭,结果就是金融危机。美国民众单单在2008年危机中因为财富缩水就导致11万亿美元的金融资产烟消云散。
  
  要知道美国医疗和福利体制的问题,可以看看美国2012年的政府预算,财政收入2.5万亿美元,财政支出3.6万亿美元,透支44.5%。财政支出中最大的开支是医疗福利,近60%,其次是军费,约25%,民生开支,包括能源、环境、农业、交通、住房等不到12%。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造成的损失约13万亿美元,给美国政府未来十年造成的财政窟窿约8万亿美元。和军费、金融危机造成的负担相比,美国居高不下的医疗成本是过去三十年迫使美国企业出走、导致美国老百姓就业困难的主要原因。中国必须警惕美国的现代病,尤其是医疗体制的弊病。
  
  美国的医疗成本和法制神话
  
  美国话语权的第二个神话是西方的法制可以保障社会的富裕和公平。一个重要的理论是芝加哥大学的诺奖经济学家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他宣称,市场产权的自由交易可以降低交易成本,解决社会冲突,而无需政府和民众的干预。但是另一位诺奖经济学家诺斯研究了美国的数据后发现,美国交易成本(包括金融、法律、会计等行业的产出)占GDP的比例,100年来翻了一番,从1870年的不到25%增加到1970年的大于50%。换言之,美国目前GDP的一半以上,或非传统的所谓服务业,生产的是交易成本,即经济活动的摩擦力,而非有用功。而交易成本中最大的一项,是美国社会热衷打官司的成本,尤其是医疗官司。
  
  美国的医疗成本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目前美国每年的医疗成本,人均8600美元,占GDP的18%。奥巴马医改前,还有约占总人口16%的5000万人无医保。相比之下,美国每年的直接军费开支约6800亿美元,约占GDP4.4%,而福利成本更高,约占GDP的35%。
  
  去年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的一篇文章分析三大汽车公司破产的原因,认为主要是受美国人均医疗费过高所拖累。因为美国劳工的工资与德日韩等竞争对手的工资相当,但是医疗福利负担要高1倍。即使技术水平相同,成本竞争必然落败。因此美国的医疗的问题,不仅仅是老百姓的满意度和不平等的问题,而且美国债务危机的主要原因,也拖垮了美国的核心竞争力。
  
  西方经济学制造的一个神话是私有制的效率最高。医疗是最大的反例。按照《经济学家》杂志的分析,私有制的美国医疗成本是欧洲混合制医疗的2倍,是公有制的日本英国的3倍。美国的医院、保险机构都是私有化经营,技术投入,资金投入全球最高,然而社会效果是最糟糕的,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仅比中国高出一点点,只有78岁,排在所有发达国家末尾,各项常见病多发病的发病率也名列前茅。这也是我为什么反对自由派市场原教旨主义说法,认为国有的无效率,私有的才有效率。美国的医疗企业集团不仅医疗效率低,社会效果更差,是经济的亏损黑洞。不改变美国的医疗体制,美国病无药可医。
  
  医院是事实上的盈利机构
  
  观察者网:我们曾经翻译过《时代周刊》一篇名为“医疗账单如何摧毁美国人的生活”的报道,文中,作者曾说,休斯顿的十大企业,五家是医院,金融竟然挤不上位置。金融既然这么强大,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陈平:我在美国呆了三十多年,因为长跑医院,是个老病号,又在美国、中国、欧洲、日本等地做科研。所以我对美国医疗的各种弊病有亲身体验。
  
  我到美国留学后得了20多年的胃溃疡,先后胃出血过十次,在美国、中国、香港都住过院,也实地考察过欧洲和台湾的医院。美国医院的临床效果是最糟的,虽然美国医院的房子最大,设施最好,收费最高。在美国做一次胃镜检查,通常都要全身麻醉,我按照国内的习惯,只要局部麻醉,检查的有效时间都只有几分钟,现在美国扣除医保自付还要花1000多美金,如果没有医保,自费要3000-5000美金。中国只要300块人民币。这还只是检查,还没看病。读者可能认为,美国看病贵很合理,因为美国的工资高。这种看法是不对的。因为制造业的产品可以出口,产品定价是国际竞争机制,反映的是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但是,餐馆和医疗的服务不能出口,定价反映的是当地的社会环境。这是为什么美国人现在大量到加拿大甚至印度看病,因为美国的医疗又贵又不好。
  
  《时代周刊》今年年初一长篇文章,谈美国医疗成本,事实上只讲了一个美国医疗体制相对最不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医药定价缺乏透明度。
  
  我的经历可以证明美国的药价和疗效没有关系。美国赚钱最多的药就是我吃的抗胃酸药。80年代每月30片的价格约10多美元。此后每推出一代新药就涨价30-50%,目前已达几百美元。但是美国医生告诉我,这些处方药的疗效没有本质差别,中国专家告诉我新药的副作用更大,不如回到第一代的非处方药,而且要剂量减半,买上海生产的药每月才4元人民币。价格相差几百倍,而且长远的效果更差。
  
  事实上,美国医疗成本为什么那么高,一个基本原因是美国的医院名义上是非盈利机构,实际上是最赚钱的机构。保险公司和医院绑成利益集团,目的就是赚钱。我所在的德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是美国的科技硅谷。加州硅谷的房价太高,逼得许多高科技企业迁到德州。德克萨斯大学的癌症医学中心占地600英亩,由41家医疗机构组成,称得上是美国和世界上最大的医学中心之一,富裕程度可比华尔街的金融集团。在这里看病贵的出奇,如果没有医保,根本看不起病。这些医院的教授的年薪是做科研人员的好几倍。美国医疗成本的高昂,源于美国的医疗体系是私有制下的垄断体系,所以时代周刊揭露的医疗价格,不透明价格的根源在于垄断价格。依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美国平均年薪按专业排名,排在第1到第10位,以及第13到19位的都是医生,企业总裁都只排在11位,石油工程师排名第20位,物理学家只有47位。其中,排名第一的是麻醉师(年薪23.3万美元),第二的是外科医生(22.1万美元),排名第9的家庭医生也有18.1万美元,高于排名11位的CEO(17.7万美元)和排名20位的石油工程师(14.7万美元)。我的家庭医生经过30年的交往,最终成为我的朋友。因为他非常想知道为什么美国医疗的效率不如中国。他告诉我,医生如此高的收入,实质上是在给保险公司和诉讼律师打工,因为医生要给保险公司交巨额的医疗诉讼保险,否则,输掉一场官司,就可能倾家荡产。例如收入排名第3的妇产科医生,在美国福罗里达州2009年的平均年薪是18万美元,但是买医疗事故保险的费用每年高达8万5千到14万2千美元,占年薪的47-79%!这是为什么美国医院和医生都想方设法赚钱,而非为公众健康服务的基本原因。即便如此,美国医疗诉讼成本从1975年以来年增12%,是GDP增长率的4倍!
  
  美国名义上是自由国家,但是在看病选择医生的自由和医生信息的透明度上,美国比中国的看病选择度小很多。在美国,如果买了医疗保险,保险机构会给一个推荐医生名单。每科的医生选择只有几个,超出范围的医生不给报销。不同医院和医生的收费相差很大。没有合同关系的医生,即使自己有钱付费,预约看病也要提前几个月。根本不可能像中国那样,任何人可以到任何大城市的大医院看病,而且收费受国家管制,差别很小。在中国看专家门诊,医生是主任还是副主任医师,擅长看什么病都公开透明,但美国的医生背景信息不公开,你能知道的只有所获得的专业医师资格,以及哪个医学院哪年的毕业生,病人真正关心的医生信誉完全不知道,只能从病友中了解点皮毛。由于年资高的医生病人配额已满,不再接受新病人,所以事实上你只能选择离家最近的最年青的医生。
  
  美国的医生收入虽然高,他的心思却不是如何给你看病对症下药,却是怎么用标准药方打发你,为的是防止你告他的状。中国医疗体制,是先看病再付款,所以给你检查的项目越多越好,小病往往就看成了大病。美国买医疗保险是先缴费,后看病。所以,医生检查项目越少,介绍专科医生转诊越少,替保险公司省钱越多,保险公司的利润就越高。所以你在美国看病,得自己要求检查项目,否则医生尽量少检查。为什么美国医生的利益站在保险公司一边,而不站在病人一边?因为美国医生也要向保险公司谈判缴费,为的是在医疗诉讼中由保险公司买单。但是保险费也没有统一规定,而是医生和保险公司再次博弈。为了增加价格谈判的话语权,美国的个体医生组成联合诊所,和保险公司集体谈判,以增加谈判能力。保险公司根据医生过去的看病记录来定保费。如果医师检查多、开药多,医生的保费就要增加。一旦发生医疗诉讼,保险公司总是找理由拒付来省钱。

所属类别: 头条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关 键 字: 分 类: 搜索范围:  
0

关于信息港  ‖  网站合作  ‖  广告服务  ‖  会员中心  ‖  留言反馈  ‖  在线地图  ‖  社区论坛  ‖  服务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www.haoyunjiao.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好运角信息港 版权所有【后台管理

工业和信息化部经营许可备案 鲁ICP备14026823号-1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631-7827169   在线qq:489295293

好运角旅游度假区|威海成山头|好运角旅游|天鹅湖旅游|好运角信息港|好运角旅游度假区|威海成山头|好运角旅游|天鹅湖旅游|好运角信息港